我总觉得他们在某些方面是相像的,光是脾气秉性这点就足以说明。

与生俱来的温柔顺着每一根敏感的神经流淌过全身,看见的东西、听到的声音、说出的话,甚至是指腹碾过的书页,都透着轻而温和的风。

我曾从她的言语中品读诗意,也在字里行间感受过繁华。恬淡是她,热血是她;向往水乡烟雨的是她,憧憬紫荆灯火的是她,千般万般的勇气与无畏,恍惚间都和他那奋不顾身的模样严丝合缝地贴合。

的确是让我为之神魂颠倒的,谁又能知道那副看似单薄的身子骨竟然藏着如此撼人的魄力。单单是认定了,就无所畏惧地往前闷头冲,也不管前方有没有坚硬南墙,是不是万丈深渊,只是在深思熟虑或头脑一热中认定了,便是说什么也要去搏一搏的。

所以并...

她只寥寥几笔便晕湿了皎月朦胧。

我同喜欢的人们一一道过晚安,转而投身于无尽深渊。

太久没有反复的胃病。

我想要喜欢的一切都是温柔又美好的,想要自己和他们少受苦难却变得更好,想要拿到任何无论是否切合实际的,想要好好活着继而平静死去。

这都是垃圾想法,不付出努力就想过得很好简直就是无稽之谈,可还是不思进取不求上进,任由自己在这儿敲下不值分文的东西,顺便搞出一副老子真文艺的样。

他病了,又看了些关于失败的沉痛感悟,没有丝毫作用,我需要什么迅速而有力地打醒我。

别太晚,算是救救无可救药的我。

新年关注的组合出了新歌。
过年好,希望我们想要的一切今年都会得到。

看到别人幸福要给予祝福。

可爱的男孩子就是要“欺负”的啊。

感谢太太,m♡

星火Ar:

自制了一个水彩后期教程,尽量的写得很细了,希望会有帮助(ノ ̄▽ ̄)

是难过到想死掉的一天。

我过分期盼着有所回报,所以放弃日复一日的祈祷,选择付诸行动。这样,即便结果仍旧不尽人意,我也只能埋怨自己做的不够,而非嗜睡神灵把我的虔诚许愿当作梦人的呓语。

做了个色卡,新韩真好看。今晚要早睡。

靠着浅薄的知识、饮料、牛奶、开水,以及脆弱的精神力过活。

她们的好坏又同我有什么关系呢?想用自以为是的标准去规范别人,殊不知,这在她们眼里本身就是一种可恶又可笑的做法。

颜料颜料——我要给小林哥哥画生贺!ㅠㅠㅠ

希望我的快递这周就到全吧x

现在有一种小时候等待礼物的感觉。如果明天快递到不了肯定会很失望很失望的,但还是要等待,可能当东西拿到手里时没有起初那么兴奋,至少重新体验过了这种小孩子的心路历程。

是耳机里正在放的歌。
胃有点疼,因为没有吃晚饭,还喝了冷奶。考的很不尽如人意,所以想着虐待虐待自己,冷静冷静。每次难受大概都是了解理由的,因此不用担心,自己作的终究死不了。
就这样吧。

我也想画画了—— 搁置了太久,捡的起来吗…
可他们实在是太好看了。
另外,我当初是出于什么才去学习的美术,这点,已经记不清了。

你是我的美梦。

头发稍微湿漉漉一点也是可以睡觉的吧;不小心把暖水袋摔到了地上,还好是加了软乎乎的小羊外套;那道数学题还是没算出来,希望明天可以成功做出来;MS没什么思路诶;上课不要犯困才好……
还有!梦到你是最好啦。晚安。

喜欢他们真是太累,太难过了。

如果我能再努力一点。

胃里难受的要命。

我预料到他们终要从我笔下挣脱,回到他们的世界。而我唯一能做的,仅是让这天来的晚一点。

我要表白明期太太ㅠㅠㅠ

没有入从前不喜欢的坑,只是在当原耽看剧情罢了。(辩解x

暗恋不是件小事

看完一位太太分享的青春经历,一时间想到很多。

距离上次可以被称作喜欢的感情最近时,是在两年前。短暂又美好,也勇敢地去尝试用我理想中的方式去接近他。不令彼此尴尬,又很舒服的相处模式。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。

我觉得他多少知道我是喜欢他这件事的。

但也谢谢他,没有戳破我的心思,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,很体贴地为我保留着自尊。私以为我对感情是极理性的,即便看到他去搂那个女孩子,即便当晚在同闺蜜的电话里哭得一塌糊涂,即便后来分班,我仍是感谢他的。

我从来不认为暗恋是件小事,因为它真的太难熬了,要忍住由它而生的爱慕、嫉妒、自卑,要认清自己所处的境地,要用拙劣的方式藏好一颗鲁莽炙热的心,真是太难太难了。...

自欺欺人。

我们要缄默不语,这样就不存在欺骗。